以党建引领副中心建设 通州潞城镇棚改交出满意答卷

我要评论 来源:北京晨报 2017-09-22 浏览次数:

“好久不见,您的气色越来越好了!”9月4日,潞城镇召里村的议事厅里热闹了起来,搬离村子的老邻居们再次相聚,热络地聊起了现在的新生活。这是召里村党支部为搬迁村民组织的一场久别重逢的“茶话会”,此时,距离2016年9月15日潞城二期棚改住宅签约已经过去一年时间。

作为北京城市副中心行政办公区建设所在地,潞城镇于2015年启动了“潞城棚改项目”。共涉及17个村,户籍人口2.5万余人,外来人口2.7万余人。其中,一期棚改仅用13天就完成了6个村的拆迁任务,2016年7月首批13.8万安置房已交付使用,百姓喜迁新居。二期棚改仅用19天就实现了住宅签约率100%,安置房选房率100%,创造了令人瞩目的“通州速度”。

阳光拆迁敞开大门做决策

64岁的穆士国是地道的郝家府村村民,搬迁后的新家在古月佳园,与正在建设的市行政办公区仅一条马路之隔。“我和市政府做了邻居,真得感谢党的好政策,不让咱老百姓吃亏,我们才能过上现在的好日子!”

拆迁工作的有序推进,得益于一套好的拆迁安置政策。政策的确定是镇党委与各村党员干部群众共同商议、达成共识的结果。镇党委敞开大门,积极鼓励党员群众参与其中。区、镇和各个工作小组深入各村,36轮次征求意见,上千份调查问卷,数不清的入户调研,最终形成了棚改政策手册。

为了把好的政策执行好,棚改过程中,主动打破区、镇、村行政界限,成立拆迁各村分指挥部临时党支部,区领导下沉至镇一线指挥,镇领导下沉至各临时党支部担任支部书记,建立起了一套“支部领导、两委负责、党员参与”的“三级联动”扁平化管理体系,直接向村民面对面讲政策、心贴心解疑惑。

一名党员就是一面旗帜

对于老党员郭玉荣来说,棚改更像是一次对于党性的重要考验,让她更加清晰地思考了“舍与得”的辩证关系。

退休教师郭玉荣家的拆迁面积实际应为1000多平方米,但在1993年发《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时,并没有把全部面积划在线内。按照现在的拆迁政策,只能承认400多平方米,其他的不予承认。郭玉荣与家人商量,可全家人根本不服这个结论。儿子说,“妈,您不用管了,我去和他们理论。”然而,郭玉荣认真学习了拆迁政策,在“舍与得”面前,坚定地抉择了割舍。郭玉荣说,“拆迁不是一家人的问题,要有拆小家顾大家的观念,不能为个人的小利益,耽误副中心的大建设。”此后,她每天在饭桌上谈,晚上开家庭会议谈,一个人带动全家,最终,子女们被她说服了。签约当天,她早早来到村内的棚改指挥部,不仅自己带头签约,还帮着村干部一起组织村民有序签约。

“农村是‘熟人社会’,向被拆迁村民简单说教,效果不好,村民党员带头搬迁,再用‘张家长李家短’的方式为村民言传身教,很快形成了‘党委带支部、支部带党员、党员带群众’的效应。”潞城镇党委相关负责同志说。

后棚改时期的“家工程”

据召里村党支部书记田雷介绍,在启动拆迁后的时间里,召里村通过多种形式与村民保持联系,实现了“组织不散、活动不断、人心不乱”。

为了帮助村民适应棚改后生活方式、生产方式上的巨大转变,潞城镇党委实施“家工程”。家安,即通过高标准规划建设安置房项目,建立党组织对党员的服务管理全覆盖机制,使百姓房屋安家,组织安家;家兴,即通过建立农村集体资产共赢共享的新机制和定向的就业创业服务机制,用就业的杠杆撬动“村民”向“居民”的深层次转变;家和,即广泛开展新居民喜闻乐见的文化活动,建立以文明银行为形式的志愿服务机制,以文化人,促进人的城市化;家美,即建设乡情村史展览室留住历史之美,建设智能社区展现现代之美,将安置小区建成创造历史、追求艺术的典范。

在“以人民为中心,为民安居”思想的指引下,潞城镇党委不断创新群众工作方式方法,把“大水漫灌”变“精准滴灌”,如今,一幅家安、家兴、家和、家美的画卷正在徐徐拉开。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好久不见,您的气色越来越好了!”9月4日,潞城镇召里村的议事厅里热闹了起来,搬离村子的老邻居们再次相聚,热络地聊起了现在的新生活。这是召里村党支部为搬迁村民组织的一场久别重逢的“茶话会”,此时,距离2016年9月15日潞城二期棚改住宅签约已经过去一年时间。

作为北京城市副中心行政办公区建设所在地,潞城镇于2015年启动了“潞城棚改项目”。共涉及17个村,户籍人口2.5万余人,外来人口2.7万余人。其中,一期棚改仅用13天就完成了6个村的拆迁任务,2016年7月首批13.8万安置房已交付使用,百姓喜迁新居。二期棚改仅用19天就实现了住宅签约率100%,安置房选房率100%,创造了令人瞩目的“通州速度”。

阳光拆迁敞开大门做决策

64岁的穆士国是地道的郝家府村村民,搬迁后的新家在古月佳园,与正在建设的市行政办公区仅一条马路之隔。“我和市政府做了邻居,真得感谢党的好政策,不让咱老百姓吃亏,我们才能过上现在的好日子!”

拆迁工作的有序推进,得益于一套好的拆迁安置政策。政策的确定是镇党委与各村党员干部群众共同商议、达成共识的结果。镇党委敞开大门,积极鼓励党员群众参与其中。区、镇和各个工作小组深入各村,36轮次征求意见,上千份调查问卷,数不清的入户调研,最终形成了棚改政策手册。

为了把好的政策执行好,棚改过程中,主动打破区、镇、村行政界限,成立拆迁各村分指挥部临时党支部,区领导下沉至镇一线指挥,镇领导下沉至各临时党支部担任支部书记,建立起了一套“支部领导、两委负责、党员参与”的“三级联动”扁平化管理体系,直接向村民面对面讲政策、心贴心解疑惑。

一名党员就是一面旗帜

对于老党员郭玉荣来说,棚改更像是一次对于党性的重要考验,让她更加清晰地思考了“舍与得”的辩证关系。

退休教师郭玉荣家的拆迁面积实际应为1000多平方米,但在1993年发《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时,并没有把全部面积划在线内。按照现在的拆迁政策,只能承认400多平方米,其他的不予承认。郭玉荣与家人商量,可全家人根本不服这个结论。儿子说,“妈,您不用管了,我去和他们理论。”然而,郭玉荣认真学习了拆迁政策,在“舍与得”面前,坚定地抉择了割舍。郭玉荣说,“拆迁不是一家人的问题,要有拆小家顾大家的观念,不能为个人的小利益,耽误副中心的大建设。”此后,她每天在饭桌上谈,晚上开家庭会议谈,一个人带动全家,最终,子女们被她说服了。签约当天,她早早来到村内的棚改指挥部,不仅自己带头签约,还帮着村干部一起组织村民有序签约。

“农村是‘熟人社会’,向被拆迁村民简单说教,效果不好,村民党员带头搬迁,再用‘张家长李家短’的方式为村民言传身教,很快形成了‘党委带支部、支部带党员、党员带群众’的效应。”潞城镇党委相关负责同志说。

后棚改时期的“家工程”

据召里村党支部书记田雷介绍,在启动拆迁后的时间里,召里村通过多种形式与村民保持联系,实现了“组织不散、活动不断、人心不乱”。

为了帮助村民适应棚改后生活方式、生产方式上的巨大转变,潞城镇党委实施“家工程”。家安,即通过高标准规划建设安置房项目,建立党组织对党员的服务管理全覆盖机制,使百姓房屋安家,组织安家;家兴,即通过建立农村集体资产共赢共享的新机制和定向的就业创业服务机制,用就业的杠杆撬动“村民”向“居民”的深层次转变;家和,即广泛开展新居民喜闻乐见的文化活动,建立以文明银行为形式的志愿服务机制,以文化人,促进人的城市化;家美,即建设乡情村史展览室留住历史之美,建设智能社区展现现代之美,将安置小区建成创造历史、追求艺术的典范。

在“以人民为中心,为民安居”思想的指引下,潞城镇党委不断创新群众工作方式方法,把“大水漫灌”变“精准滴灌”,如今,一幅家安、家兴、家和、家美的画卷正在徐徐拉开。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分享到: